推广 热搜: 婚姻 

病人不是商品,手术不能外包!

   日期:2018-10-12     浏览:24    评论:0    
核心提示:  某些医疗机构不具备某些手术的条件,于是就将这类手术外包给其他具有手术条件的医疗机构,将患者送过去手术,患者不直接与手
  某些医疗机构不具备某些手术的条件,于是就将这类手术外包给其他具有手术条件的医疗机构,将患者送过去手术,患者不直接与手术医院建立医疗关系。实践中,存在很多这类情形。发生医疗事故后,该类医疗责任由谁承担?
  案例简介
  2010年7月28日,张女因行走时不慎摔伤骨折,前往思路骨科处住院治疗,入院诊断为:1、左股骨干中下段骨折(陈旧);2、左股骨髓腔异物。同年8月11日,思路骨科因不具备手术条件,将张女送至功利骨科医院手术,功利骨科医院对张女实施了“切开断钉取出术、取髂骨植骨术、再次内固定术”,手术在功利骨科医院进行,手术的医生及麻醉师均为功利骨科医院的医生,《手术志愿书》、《麻醉同意书》、《麻醉记录》、《手术记录》均为思路骨科的格式文本,上述文本中没有载明该手术在功利骨科医院并由功利骨科医院的医生完成。2010年9月18日,张女出院。
  2011年6月13日,张女再次在思路骨科入院,诊断为:左股骨干骨折内固定术后;内固定物断裂。同年12月14日,张女被送至军区总医院住院治疗,入院诊断为:1、左股骨骨折内固定术后骨不连;2、左股骨内固定钢板断裂;3、左膝关节强直。2011年12月16日,军区总医院对张女实施了“左股骨内固定取出、取左侧髂骨植骨、髓内钉内固定术”。2011年12月29日,张女出院。
  鉴定分析
  2016年8月11日,法院委托司法鉴定中心对思路骨科在对张女的诊疗过程中是否存在医疗过错进行鉴定。2016年9月27日,司法鉴定意见书中“分析说明……思路骨科在对张女医疗过程存在以下过错:
  1、在未书面告知患者及家属因故需要到功利骨科医院手术治疗的情况下,于2010年8月11日在功利骨科医院进行“左股骨骨折切开复位、取左侧髂骨植骨、钢板内固定术”,既无院级之间会诊记录,也无上级医院医师指导查房记录,未尽到告知义务;
  2、病历书写欠规范,手写病历、特别是手术志愿书(无住院号)字迹不清难以辨认,很难理解手术志愿书具体内容,麻醉同意书无住院号,2010年7月30日及8月8日查房无上级医师签字,输血同意书无医师签字,病历中出现的功利骨科医院的检验单无住院号及临床诊断记录,输血单无住院号、科别、床号记录;
  (分析:病历书写不规范与患者损害无关,但与鉴定结论有关,影响鉴定人耐心看下去的心情,起码说明书写病历的人不负责任,对患者就可想而知了。)
  3、术前讨论手术医师未参加讨论,使得术前讨论及术中注意事项流于形式,违反了术前讨论制度。……被鉴定人张女在思路骨科住院时间长达6个月(2011年6月13日-2011年12月14日),期间仅2011年6月15日主任医师查房(无签名)一次,其余均为内科主治医师(思路骨科提供医师资质)查房28次,无科室讨论、无科室、院级疑难重症讨论、无会诊记录、违反三级医师查房制度、讨论及会诊等制度。在左股骨二次骨折伴钢板断裂,骨不连,治疗效果不满意的情况下,应该及时组织科室及院级讨论提出进一步治疗方案,或请上级医院会诊协助治疗,直至转院,以免延误治疗产生并发症。……”其鉴定意见为:思路骨科在对张女的诊疗过程中存在一定的医疗过错。
  法院认为张女与功利医院之间无法律上的关系,判决思路医院就张女的九级伤残等承担80%的责任。
  (分析:以后的鉴定报告会更多的采用医疗核心制度来评判医方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无论医生服不服气,违反医疗核心制度本身就是一种过错,而且是很严重的一种医疗过错。同时,医疗核心制度又是一种合法的依据。在很多申请鉴定人出庭接受质询的医疗纠纷案件中,医方最常问的一个问题就是:鉴定人你认为……的依据是什么?医疗核心制度就是依据,而且是一种成文的依据。详见《医疗质量安全核心制度要点》)
  其他问题:
  功利骨科医院作为甲方与思路骨科作为乙方签订了《医疗合作协议书》,其中约定“合作形式:乙方凡需手术治疗的病员,其手术指征、手术方案、术前准备及术后治疗方案由甲方专家会诊确定,在甲方手术完后,由乙方接回病员进行术后管理及治疗”。
  分析:
  目前,检验项目可以外包,但手术外包尚不具有合法性。手术外包,其法律责任仍然由发包方承担。同时,手术外包实际上违反了手术分级管理规定和医疗机构管理条例,是否具备实施该类手术的人员、技术、设备条件在手术分级规定和医院等级有明确限制的。即,以本医疗机构所具有的人员、技术、设备条件如不能实施该类手术即不具备手术条件,应向上级医院转诊,而非将患者的手术外包。从法律角度说,患者与发包医院建立了医疗服务合同关系,如发包医院不具备手术条件,不能完成手术,那么其就不具备完成医疗服务合同的能力,合同应自动解除。手术实际上是医疗服务合同中的实质内容,实质内容是不允许外包的。同时,审查医疗机构是否具备实施该类手术的资质是以发包医院的资质条件为准,而非以承包医院的资质条件为准。如果一个医院未设立外科,而将外科手术发包给有资质的医院做,那么无外科资质的医院属于超范围行医。
  本案中,思路医院与功利医院的合作模式存在问题,《手术志愿书》、《麻醉同意书》、《麻醉记录》、《手术记录》均为思路骨科签的,说明手术应该是由思路医院做的,但实际上是思路医院将患者送到功利医院去做的手术。姑且不论患者是否知晓,但书面的告知书是没有的。发生医疗事故后,对功利医院来说,未经患者同意就给患者手术,造成患者损害承担赔偿责任,侵权责任法第55条就是这样规定的。同时,如果患者申请对功利医院的医疗行为进行医疗事故鉴定,不要求对思路医院进行鉴定。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功利医院未经患者同意就给患者手术将直接被认定为医疗事故,相关责任人员可能受到行政处罚、甚至是受到医疗事故罪的刑事处罚。功利医院和思路医院的合作协议不能对抗法律规定。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